シロ_隐藏自己的无业游民

米英洁癖。收本狂魔。
aph除米英外其他杂食,刀男土方组冲田组可逆不可拆,弹丸神狛日狛日最王最,家教all27贝弗,黑篮all黑绿高,FATE闪恩帝韦伯旧剑相关二世相关,文豪主太中,其他暂时不产粮
不高冷!
懒癌晚期拖延症绝症状态
长坑脑洞填的时间不定
情侣头像的才是大号,一般放完整产物。这号放的一般都是脑洞和晒本。可能会成坑的那种。关注注意。
不定时出本

重制版的外传特意让我放到补完旧的补完漫画小说drama剧场等等之后再看,真是不得不感叹虽然有删减这上乘的画质以及没有被改掉的原著台词都太好了。两句台词三幅画面,让人想到的东西很多很多,想分享我和老队两个刚踩进坑的过激厨刚刚迷妹聊天诞生的几段没头没尾反正就是把我们虐得死去活来的剧情中最戳的地方。话说,没看过最游记的肯定也就想“这什么jb玩意儿”之类的吧。

初次见面,诞生于天地的孩子捧过那人一缕金发,天真地笑着,“真漂亮啊 亮晶晶的 就像太阳一样。”

困于时之门中,金蝉轻抚悟空的脸颊,“那一天,是你先对我伸出手的对吧”他执过那孩子的双手,包涵只对这个孩子独有的温柔发誓,“就像太阳一样啊。下一次,绝对会是我先向你伸手。一定会伸出手的。”

“悟空”他背过身随口答到,“又简单又顺口,即使是猴子的脑子也记得住。”
“悟空……知道了 我叫悟空”孩子害羞地挠挠脸,追问名字的意义。

菩萨抱紧无助的孩子禁锢在怀中,抱歉,让你留下痛苦的回忆,她说,请让我代替我的外甥金蝉和他的友人卷帘、天蓬说一句话吧。
“与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我又违背上面的旨意了。要我消除那个小鬼的记忆,有一个怎么也消除不了,虽然这是我的私欲。”菩萨若有所思地探视凡界。
二郎神调笑,“菩萨不按指令办事难道还少了吗”
“说得也是”

无人路经的五指山,被封印的牢内,他蜷缩在冰冷的墙角,把头埋下交织的双臂。
“不知这是哪里,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呆在这里。我所能记得的只有一件事。”
“悟空,那是我的名字。”
“但是像那样叫我的人,没在这里。”
“我为什么在这里呢?”
“时光荏苒 却一直觉得自己在等什么人”
“但他是谁 我也无从知晓”
“我大概一直在呼唤谁吧 ,但是能够呼喊的名字,一个也想不起来”

光明对江流儿说,“因为你一直在叫我,叫了好几次,实在太烦了,所以我把你捡来了。”
“或许有一天你也会遇见呼唤你的人吧。”
江流儿说,“如果真有那样的人,我一定会拼尽全力找到他,然后痛扁他一拳说,吵死了。”

三藏找到那个被称作怪物的孩子时是这样打算的,找到后就痛扁一顿。
“就是你在叫我吧?”
“诶 可是 我没有叫任何人啊”
“明明就是你”
那孩子抬头,茫然的眼神打消了被频繁骚扰的火气。
“真那你没办法,就跟我离开吧。”
他朝那位少年伸出了手。

#脑抽别理##我也不知道我听八爷的歌想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鬼玩意儿#
仿佛落座穿梭于回忆间的疾行列车,那个人紧绷着脸,表情没有一丝松动,安静地注视着我。
被那样热切的目光扰得思绪不宁,我只好无措地摸摸鼻子,侧下身小心地试问他,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他笑了,换成我熟悉的微笑。
你该有要对我说的才对,他说,这里是你的领域,所有故事都是你的。
所以,我照他说的,准备开口把从小到大的回忆都讲给他听。
不不,他抓住我的右手,触及那块不知何时留下的伤痕。
你得说最有意义的事情,那个人说,现在的你能够想起来的第一件事情,请慢慢叙述给我听吧。
我点头,他的手又松开了,重新放回他身前。
心脏传递给大脑奇怪的讯息,我在留恋那双手吗?
或许他手心的温度温暖过了头。
我思索片刻,想出将要讲述的第一个故事。
真是不可思议,我对于他来说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人,我想,他现在看我的表情太落寞了。
我开始说故事了。
非常遗憾,我的故事,并不是个有趣的故事,不能为他带来几分笑容。
我感到难过,我大概是喜欢他的,这未免太不讲理。
我开始说故事了,一个悲伤的、悲伤的故事。
希望等我说完这个故事的结局,就能回忆起来他是谁了。

赞美rei的笔刷,,真的超好用!!!
以及,我家小吉真可爱啊

这里随便发点图引狼好了,把所有冲田组本子放淘宝店铺红茶宅了,有兴趣的姑娘可以去看看,中刊日刊都有,这边就不理人了有事敲客服w

色感差到绝望。色差让人绝望

大概是想画出【把天与地颠倒过来的世界】的感觉。。实际上妈的城市真tm难画

我想,只是心想一下而已,那位先生若读过布兰朵式的诗———我倒是相信他一定读过比这更浪漫的句子,一定会发自内心地嘲笑我的无知。可惜我没有与他相识的机会了。

本子封面在p8
repo这本刚到手的帝韦伯合志,
整体画风都很不错,故事内容的话有甜的也有虐的。
挑其中最戳心的两篇故事来谈谈,涉及剧透注意。
旧书与故人这篇幼帝与二世的相处模式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fgo里没有体现过幼帝二世的日常,但是大家也都预料得到,一定是可以包容二世的,稳重的老师在日常中就轻避重地谈论点往事,摆出回忆姿态的同时将还是孩子的亚历山大大帝当作学生看待,也当做自己的王。可是这位王没有过去的记忆,与他相处的不是原来的时空,所以这是“中奖的彩票”,是必须小心看着眼前每一步行走的“未来”的路。而幼帝作为学生,也作为亚历山大的王子,作为已经看过模糊的未来的的存在,希望能更了解自己的老师,希望能在老师的旅途中与他同行。不论如何这样的幼帝都能给二世带来慰藉,他现在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实现了毕生唯一的、原本无法实现的愿望。所以,即使习惯了沙发,最后和幼帝一起同床共眠的老师一定也能感受到十年来难能的幸福了吧。
宛如昨日这篇,故事来看很有吸引力。
先是二世与幼帝出场在第四次圣杯战争的舞台了,二世回到了过去召唤出了有实体的幼帝,两人开始FZ故事之旅,这样的组合比起原本的大帝与韦伯的战斗看上去似乎更成熟。
但是啊,最后亚历山大问二世:“老师你还好吗”
“没事……”
“我啊,想去到更远的地方,见到更广袤的世界。”
“老师,你的……”
“等等!”
说出口的话……
二世想起来,他最重要的愿望是什么。这个愿望太过渺茫,这辈子大概也无法实现。
没关系,他将圣杯解体,选择要靠自己的实力站在王的面前。所以接下来他要做的梦,是与那位王有相同风景的梦。

二世事件薄都漫画化了!!!卧槽求anime化啊anime化还远吗!!!!!【看看隔壁FA都快开播了

是这个样子

宵旬:

是这样的